某鲸

只是很喜欢这个场景

“你瞅啥?”

拍照时的我

我看见光。

存图

好…冷冷冷啊

怎么…里面没有…小鸟啊

嘚嘚嘚嘚…嘚…嘚嘚

Primi passi 02

-BABE-/OOC预警/新人渣文笔慎入

私设:末日狂欢/侦察兵Bee

02.

“我赢了。”小蜜蜂愉快地点了一首嗨歌。

事实上,Bumblebee内芯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轻松。刚才那架重型直升机的爆炸足以引起附近其他感染体的注意,且不说黑暗中有多少双眼睛在觑觎自己,而且……

“嘿,伙计,Bee抬起一条腿踩在Barricade肩上,激光炮毫不含糊地抵住他的胸腔,“要不要做个交易。”

“这就是你和别人谈判的态度吗,小鬼。”

“我想,你似乎对我的话有什么误解,警官。”Bee利索地扯掉了附着在Barricade手臂上的金属物品,末了还绕着手指打了个转,锐利的兵刃在废墟的阴影下泛着冷光。

霸天虎把头扭过去狠狠瞪着他,对方歪了歪头,“别用那种可怕的眼神盯着我,老兄。”

他绕到霸天虎身前,光学镜头无害地闪了闪,“你是个狙击手,这就是为什么你还活着的原因。我需要你的帮助,我们的时间不多了,你知道打爆那架飞机会有什么后果。如果你愿意协助我的话,那就点个头;如果你不愿意的话……”他歪着头,手指却不老实地攀上了狙击枪的枪管,“那么真高兴认识你,接下来我们可以永别了。”

Megatron也在想办法摧毁感染源,所以自己才会出现在这里。这场战争持续了太久了,生物链已经被破坏,物资是用一点少一点,更别说狂派那些家伙们没个节制。

再这样下去大家迟早变成一堆废铁,他们根本打不起持久战。相信博派也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虽然他们的出发点要高尚许多。霸天虎稍作思考就答应下来,他突然意识到狂派大哥真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Barricade眯起眼睛,他还需要验证一件事。

“哎呀,”像是没料到Barricade会答应一样,Bee撤掉激光炮,“想这么久,我还以为你在等我的Goodbye kiss呢。”说着挠了挠头,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。

Barricade有些无语地拍掉Bumblebee向自己伸出的机械臂。他突然觉得,作为博派领袖的Optimus Prime可能并不比自家大哥轻松。

终于在第三十四个岔路口甩脱了身后的感染体,野马紧跟着科迈罗绕到了一座金属建筑内部,Bumblebee提议原地休息一下顺便交换情报,顺便搬出了他那套格言:“欲只彼,先知己。”“信息就是力量!”

“再往前走就是病毒爆发的核心地点,感染体的数量会超出你的想象。虽然这东西没什么智商,但是到达一定的数量后就会变得非常难缠。而且你应该发现了,刚才那些感染体比我们之前碰到的要机灵许多,速度也更快。”Barricade“善意”地提醒望着核心地的Bee,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,“你不会想进到里面去吧?”

“为什么不呢?”被点名的人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,“这个星球所有的地方都已经侦查过了,只剩下这了。感染体都是由母体操控的,离母体越近就越容易控制,这里的东西如此难缠,说明母体已经不远了。”

Barricade盯着Bee,猩红色的光学镜头亮的可怕,他似乎在确认什么,最后一字一顿道:“你来这里,就是为了赶着送死吗?那我可以现在就给你一枪。”

“噢,真是暴躁的霸天虎,这不叫送死,这是为了……”

Barricade可没兴趣听他那套牺牲小我完成大我的理论,他现在可以确定,这小家伙是真的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。

“即使你废话这么多,奶嘴也没有掉下来,这真他|妈是个奇迹。”霸天虎打断了他的长篇大论,不出意料的,小家伙愤怒地敲碎了他的灯罩。

“真疼。”不知道为什么霸天虎的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愉悦。

Primi passi

-BABE-/OOC预警/新人渣文笔慎入/不知道有没有后续系列

私设:末日狂欢/侦察兵Bee

01.

Bumblebee潜伏在废墟里,右侧的门翼已经被炸出一个豁口,松松垮垮的挂在他的背上,似乎只需要很小的力气就能扯下来。12点钟方向有三个感染体,六点钟方向两个。

被包抄了。小侦察兵的触角晃了晃,对形式迅速作出了判断,然后干脆利落的扯下门翼,瞄准了一点钟方向的机体。

“普神保佑。”Bee长出一口气,老实说他并没有自信能突破包围圈,附近没有补给,自己的弹药已经不多了。

三个月前塞博坦发生了一场巨大的变故,病毒迅速蔓延开来,感染了极大部分机械生命体。

幸存者迅速分化成两支队伍,一支是以摧毁感染源为目的,同时收纳幸存者的以Optimus Prime为代表的博派汽车人。另一支则是由Megatron领导的狂派……施暴者,他们肆意掠夺资源,将每一个出现在视野里的猎物处决——不论是感染体还是幸存者。

“来吧。”包围圈慢慢缩小,门翼被捏出了轻微的吱呀声,然后迅速投掷出去,砸在塞博坦坚硬的金属外壳上。

清脆的声音吸引了感染体,Bumblebee冷笑一声,几乎是门翼落地的瞬间,汽车人冲了出去,机械臂一伸撂倒了最近的一具机甲,将肘部关节重重地砸向他的胸腔。来不及嫌弃溅出的能量液,抽出手臂的瞬间向右侧靠近的机甲开了一炮,火种源瞬间熄灭。

Double kill。Bee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比赞,然后一个下腰堪堪避过迎面而来的炮火,他发誓他听见了腰部零件传出不堪重负的松动的声音——自病毒爆发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保养他的零件了。

Bee有些烦躁地拆掉了某具倒霉的病毒体的机械臂,顺势套在他的脖子上将头部拧了下来,紫色的光学镜头闪了闪,暗了下去。

还剩两具。

只有一发炮弹了。Bumblebee琢磨着把那具头颅当保龄球扔出去的可能性有多大。

不等他思考完,外面就传来两声炮响,随后是重物倒地的声音。

什么情况?难道是救援到了?Bumblebee触角一抖,发现事情并不简单,多年的侦查经验告诉他,遇到这种情况往往是惊吓比惊喜更多一点。

仿佛是为了应证他的猜测一般,一支狙击枪抵住了Bumblebee的太阳穴。

“我想……”

“闭嘴,滚出来。”脾气暴躁的警官用力将枪口压了压,导致Bumblebee有一种脑袋要被刺穿的错觉,于是老老实实的将双手举起来压在脑袋上。

“虽然我接下来要说的话你可能不太爱听,警官。”他艰难地用收音机组织句子,“可是有一架MH-53已经瞄准你了,在你的头顶。”湖蓝色的光学镜头狡黠地闪了闪,勾住Barricade灯罩翻过了废墟,霸天虎迅速反应过来,就着仰躺在地上的姿势对着天空开了一枪,重型直升机被炸的四分五裂。

“刚才真是凶险,伙计。”已经损坏的发声器传出一阵古怪的声音。Barricade不用回头也知道抵着他火种源的是什么。

“我赢了。”小蜜蜂愉快地点了一首嗨歌。